广西玉林:超标车随街拼随街卖

广西玉林:超标车随街拼随街卖

玉林:超标车随街拼随街卖

□图/文 南方农村报记者 樊文泽

在广东、广西的二、三线城市,燃油助力车、超标电动车一直是众多交通事故的源头。这两个标准之外的产物,正如两头巨兽,吞噬着我们的蓝天绿水、交通安全、国家税收。

早在2012年,国家质检总局就发文,要求各地做好燃油助力车的淘汰工作。2013年以来,两广政府也分别出台了关于超标电动车的相关管理规定,试图将这两头巨兽关进规则的笼子。

然而,在实际的操作中,处罚力度不足,监管失位等客观因素的存在,导致在不少市场,红头文件成了一纸空文。两头巨兽继续在市场肆虐,违法者酒照喝舞照跳,生产线继续运转。

2月下旬,南方农村报记者在广西玉林当地调查发现,一条集拼装、批发、零售一条龙的超标电动车产业链黑链仍在运作。外人看似严谨的电动车装配流程,在这里成了人人可上手的“拼积木”。

面对这样的三无产品,消费者购买后,又将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?管理部门放任自流后,又将如何担起自己的责任?

值315之际,南方农村报决定,再度启动燃油助力车、超标电动车调查报道。

注意到有人在观察他装车,店里员工狠狠地瞟了记者一眼。

A超标车拼装可定制

“这一带的超标电动车,批发到周边的很多地区,如博白、北流、陆川等。”3月1日,在广西玉林市的美林街,报料人对记者说。

这条长约一公里的商业街,两边全是销售电动车、助力车商铺。商铺在售的车子,以踏板车为主,款式、颜色五花八门,其中,不少款式都是模仿一线摩托车品牌。很多车上连商标都没有。

“靓仔,看中什么车了,我给你推荐下?”看到有人来看车,销售员凑了过来。“你有什么好介绍?”“你是外地人吧,我们这里都是骑这种车,不用加油,交警不抓,摄像头不拍,成本绝对低!” 销售员拍了拍身边的一台小龟款超标电动车。

“这些车子哪有品牌,都是在后巷组装出来的,你也可以去装一台。”报料人指了指路上的配件店。顺着报料人指向,记者看到了一家名为金泽电池 的经销店。店里除有卖电池外,也卖头盔、车锁等配件。时近下午6点,来买东西的人寥寥无几,但店里的员工却一直在忙碌。几个车架整齐的放在门口,两三个人 进进出出,拿着不同的零部件,往车架上塞。先走线,安装电器件,再架上减震,最后套上外壳,装上轮胎,不大一会,一台崭新的小龟款超标电动车成功下线。

“再过几个小时后,这些拼积木般组装起来的超标电动车,就将交付使用,在大马路上跑起来。”报料人告诉记者,这些在拼装的车,都已有人预订。

记者看到,在美林街一带,几乎每间维修店、配件销售店的门口都摆着正在组装,或已组装完成的超标电动车。

据了解,拼装超标电动车已经成为当地维修店第一副业,甚至做到“私人定制”的水平。客户确定好款式,颜色、数量,价格,交完定金,几天后,就可以提货。价格的差异主要是配件、电池的差别。“好货还是便宜货,任君挑选”。

得益于城市交通运输的发展,近几年来,玉林逐渐成为桂东南地区超标电动车的集散地。而美林街,正是超标电动车销售的核心商圈。除部分正规品牌在玉林地区设厂外,也有部分山寨厂悄悄在周边地区投产。没有设厂的企业及相关配件企业也都在这设置办事处。

据当地交警部门统计,2013年,仅玉林城区的电动车保有量就在25万辆以上。综合当地多名电动车商家、摩托车商家的统计,每年从玉林销售出去的超标电动车超过8万台。

“我们这边本地人家里,几乎都有几台超标电动车,反倒是摩托车都被淘汰完了。”某不愿具名的摩托车商家表示。

B禁摩后超标产品猛增

记者在广西南宁、玉林、梧州、岑溪等地的市场了解到,当地燃油助力车、超标电动车的崛起,主要原因其使用成本的低廉,交通违规的便利,甚至是城市的禁摩。

而如今,这些地方的燃油助力车、超标电动车的保有量已经远远大于正规摩托车。

南宁2002年停止摩托车入户。随着汽车的增多,堵车时间的增加,市民出门,更愿意选择电动车。“如果南宁不是禁摩,我们一年的销量起码能 增加1万台。”南宁市某合资品牌摩托商家告诉记者。正因为禁摩,现在才会有那么多的电动车。现在路上的电动车应该比当年的摩托车要多得多。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南宁电动车保有量达到70万以上,其中90%是超标产品,其更被戏称为“骑在电动车上的城市”。

C安全问题已爆发

来自交警部门的统计数据也显示,玉林城区每天发生有报案的交通事故中,涉及电动车交通事故至少占四成以上,这其中还不包括大量路边在互相协商解决的轻微交通事故。

2013年11月,岑溪市的余某被公安局以涉嫌交通肇事罪某执行逮捕。10多天前,余开着一辆“助力车”,将一老汉撞伤并致死。事后余某辩 解称,在购买时,商家口口声声称其为“助力车”,不需要驾驶证就可上路。但交警经检查,涉事“助力车”气缸排量达124CC,最大时速超过50公里,该数 据已超过助力车的标准参数,被认定为机动车。

“这些随意拼装,没有经过相关部门认证,没有经过检测的电动车产品,一旦上了马路,能有多少安全可言!”一名从事摩托车、电动车销售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。

D管理政策尚待执行

事实上,在所有允许两轮机动车通行的城市,“助力车”、“电动车”这两个关键字,已成为驾驶者们违章的通行证,同时也是商家推销的主要噱头。

但目前市面上销售的助力车,已变形为山寨摩托车,电动车也演变为畸形化的超标产品。

早些年,这两类产品抓住了大众短途出行对简便二轮交通工具的需求,同时钻了监管与政策的漏洞,迅速为消费者灌输了“不用上牌,不用办理驾驶证”的理念。

在全国范围内,燃油助力车、超标电动车大规模涌入二三线城市,表面上为许多车主带来了便利与实惠,然而却给这些城市的交通管理带来了诸多困扰。

如今管理部门意识到两者带来的交通隐患,开始补上政策的漏洞。

2013年8月,《广西壮族自治区电动自行车机动轮椅车管理办法》出台,为广西火热的超标电动车市场浇了一盆冷水。

南宁首先对超标电动车动刀,在生产、销售、使用环节全面加强监管与整治。2014年1月,《广西壮族自治区电动自行车注册登记目录》(第一批)发布。符合国标的目录内产品可以非机动车方式上牌上路,不在目录的产品则全面禁止上路。

3月1日,记者在南宁的中华街看到,昔日街道两旁林立的电动车商铺,很多已经关门,继续打开门做生意的,也以销售达标电动车为主。整治行动收到了很好的效果。

记者也看到,虽然相关文件已经传达至广西省各地级市,但除南宁外,目前仍没有其他的地级市有对燃油助力车、超标电动车推出全面的监管行动。不少地方的厂商仍在挑战着管理部门的权威。

“红头文件有了,不能再任由这些灰色产业野蛮生长,该管一管了。”玉林某摩托车、电动车产业观察者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