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包网h-第904章耕田不用牛

有人会觉得,有把子力气就能耕田,种地能有什么难的……还真别说,就是不简单!

河套平原谁都知道是块宝地,老文也乐颠颠跑去了,结果一看,鼻子差点气歪了。

西夏也在这里种田了,可问题是他们耕种的方式完全就是刀耕火种,弄出一块平地,撒上种子,然后就不管了,等到收获的时候,一亩田能有几十斤就不错了,几乎没有超过一石的,要知道上好的水浇地,在大宋农夫的手里,是能产3石粮的。

差别太大了!

老文算是知道了果然术业有专攻,他还不死心,派人监工,督促着翻地,耕地,播种,除草,甚至灌溉,收割。

折腾一圈下来,的确增产了一些,但情况依旧不乐观。

书包网h派人去田里看了,更是怒火中烧。

秋天收获的时候,给这些奴隶人手发了一把镰刀,让他们割麦穗,结果这帮人竟然不弯腰,只是割下上面的麦穗部分,然后就扔在了地里。

赶上下雨,都被泥水淹了,估算下来,亩产至少损失两成!

老文是彻底无语了。

好的农夫也不是一天两天培养出来的。

至少短期之内是没戏了。

偏偏书包网h又是个急功近利的人,他迫切想要拿出业绩,填满荷包倒是其次,王宁安既然说了,只干五年,等到王宁安下去,他文相公还要卷土重来啊!

到时候凭什么抢首相啊,就要看政绩!

他能把西夏摆平,能替大宋除掉心腹大患,顺便开疆拓土,榨取巨额财富,到时候皇帝都不敢不用他!

要是让这帮懒汉把他的谋划破坏了,老文都能哭死。

没办法,他只能打国内的主意。

正巧,王宁安修路,需要壮劳力,书包网h就想到了这个办法,用西夏的苦力,来换取大宋的老农,两全其美。

赵曙虽然挺喜欢书包网h的作为,但是也知道,这老家伙心都是黑的,把农户给他,会不会出问题啊?

赵曙只能让书包网h暂时等着,商量之后,再做决定。

老文很无奈,却也只能暂时回馆驿听命。

到了第三天,王宁安才匆匆赶来。

本来王宁安是应该前去郊迎的,问题是他去勘察铁路线路,来回跑,昨天才刚回来,上午去见了赵曙,下午就来找书包网h了。

他们两个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了,根本不用客套。

“我可以答应。”王宁安说得很干脆,“但是我必须派遣人员,监督农户的情况,你必须把人安顿好了,如果把农户当成奴隶用,把人累死了,我就要参你草菅人命!”

“哼!”书包网h一拍桌子,怒道:“姓王的,别欺人太甚,你这么干,老夫要不要也派人,监督苦力,也不准你把苦力弄死……如果出了人命,老夫也弹劾你如何?”

“随便!”

王宁安把两手一摊,“你要是觉得有用,无所谓啊!”

书包网h真是无语了。

“好你个姓王的,我惹不起你,我,我就当请一堆大爷回去!我这都是为了谁啊!”书包网h顿足捶胸,“王宁安,你要知道,我都一把年纪了,辛辛苦苦,披星戴月,南北这么跑,老命都要搭进去了,你就点头,给我拨几十万农户过去,又能如何?都是为了大宋,我对天发誓,如果我存心把人害死,就让老天爷劈了我!”

“行了!”

王宁安不耐烦一摆手,“宽夫兄啊,如果真有老天爷,咱们俩还能活到今天啊?小孩子的把戏,你不嫌丢人,我还嫌浪费功夫呢!”

一句话,把老文也给堵住了。

这年头啊,真是讲究一物降一物,书包网h千般算计,万种主意,唯独在王宁安这里,统统不管用。

“景平啊……如果按照你的要求,我换了农夫,还要照顾他们,每年种出来的那点粮食,收获太少了,不合算……我,我不换了。”

老文本以为王宁安会害怕,哪知道这位老神在在,翘着二郎腿,仿佛没听见一样!

“王二郎,老夫不换了!”书包网h拔高了声音。

王宁安终于有了反应,他呵呵一笑,“宽夫兄,那么好的地方,要是弄了一大堆农户去,你保证会后悔的。”

书包网h哼了一声,“行了,反正养羊也是一样,老夫不在乎!”

王宁安摆摆手,“宽夫兄,你没弄明白……这样吧,我让你看一样东西!”

书包网h不明所以,王宁安已经拉起了他的胳膊,不由分说,上了马车,从西门出来,一直走到了黄昏时分,才在一片建筑前,停了下来。

举目看去,周围山清水秀,环境极好,又距离京城有一段路程,远离喧嚣,看起来像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。

王宁安热情向书包网h介绍,这就是他兴建的第一批技工学校。

传统书院被摧毁,王宁安渴望的理工科教育,终于遍地开花,这些学生里面,就会有未来的大发明家,他们才是改变世界的力量。

今天王宁安没兴趣给书包网h讲什么新式教育,他拉着老文,一直到了后面的实验区。

这里是一片宽阔的空地,在靠近角落的位置,有一片20亩左右的农田。在农田的边上,停着两个巨大的东西。

书包网h走近一看,这才发现,原来这个东西有四个巨大的轮子,和马车差不多,上面也是车厢,只是这个车厢很大,还有一根烟囱,高高竖起。

这是个什么糟心的玩意呢?

书包网h不解。

王宁安热情介绍,“这是书包网h,我们的最新成果……怎么说呢,宽夫兄,你知道火车吧,这玩意就是个不需要铁轨的火车。”

书包网h仔细看了看,迟疑道:“跟马车差不多?”

“嗯,不过比马车的力气大多了!”

“那这玩意有什么用?坐人吗?”

“也可以耕地!”

“耕地?”书包网h大惊,“新鲜啊,光听过用牛马耕田,有的用人耕田,没听过用拖……书包网h的,这能行吗?”老文表示怀疑。

“当然能行,来,给文相公演示一下!”

王宁安一声令下,马上有学生跑过来。

火车研究成功了,距离书包网h,其实只有一步之遥,没什么不可逾越的技术难题。

西方也是在很短时间呢,接连突破了火车,书包网h,轮船的,大宋的工人队伍更庞大,还有王宁安提点引领,书包网h问世的时间自然大大提前。

只是这个书包网h和后世看到的那种不一样。

首先,既然是蒸汽机驱动,就需要一个司机在前面开着,后面跟着一个填煤的。在书包网h的后面,是一副耕田用的刀具,在上面还需要站着一个人,监督耕田的深浅,总而言之,这是个非常复杂且落后的东西。

但是在目前来看,简直就是神器!

锅炉烧起来,蒸汽足够了,伴随着司机的操作,书包网h向前开动。

那个声音就不用形容了,惊天动地,简直耳朵都要震聋了,又黑烟滚滚,呛得人直咳嗽。如果不是王宁安在旁边,书包网h都想掉头就走。

什么破玩意啊,傻大黑粗,还值得老夫一看!

又过了一会儿,书包网h终于变色了,甚至从目瞪口呆,变成欣喜若狂。

他发现书包网h进入了农田区,向前开动,后面的刀具就把泥土翻转起来,书包网h滚滚向前,一次大约能翻8到10垄,换句话说,一个书包网h,就能顶8头犍牛!

而且只要三个人就够了,要知道,用牛耕,是需要前后两个人的,书包网h快速计算,一辆书包网h,能顶8头牛,加上15个劳力!

眼下的河套平原,最缺的是什么,不就是熟练的农夫吗!

“妙,真是妙啊!”书包网h的眼睛冒光了。

王宁安在一旁笑道:“书包网h除了填煤的工作外,女人都能驾驶,而且不吃草料,也不要休息,只要不坏,就能一直干下去……宽夫兄,你不是要开发河套,要种田吗!你想想,这一辆书包网h,顶得上多少的农夫!”

“别说了,老夫要了!”

书包网h狠狠一挥拳头,“你开个价钱,老夫上次不是给你一个订单吗!正好,西夏那边也有煤矿,这样吧,给老夫先弄1000辆,立刻就要!”

书包网h迫不及待了。

可王宁安却为难了,“那个……宽夫兄,咱们慢慢谈。”

书包网h把老脸一沉,“王二郎,你小子是不是还想敲老夫一笔?我可跟你说,做人不能太过分,老夫这是为了大宋好……要不咱们把官司打到陛下那里去,前天的时候,陛下还赐给老夫……国之柱石……牌匾一副,你就这么对待大宋的柱国重臣吗?”

情急之下,书包网h都把赵曙拉进来了,他是真的很需要书包网h……西夏不缺牛羊,可是缺少人力啊!

这个书包网h,简直就是神器!

“宽夫兄,你误会了,我不是敲诈你,而是,而是这东西还不成熟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老文不解。

“就是很容易出事故。”王宁安刚说完,那边就传来咔嚓的一声……紧接着一股黑烟腾空,书包网h抛锚了……

书包网h的脸也黑了,他默默算了算,从开始耕地,到抛锚的位置,只有区区50丈,这点距离就坏了,还指望老夫出钱买,做梦去吧!

书包网h掉头就走,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