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羊浪荡小马驹-第247章陨石……轰!(4更求月票)

看到迷羊浪荡小马驹航诧异的表情,宋爸爸疑惑问道:“过年前拍不出来吗?那你们需要多久呢?对了,拍的是什么类型?是类似于网络上那种搞笑的视频电影吗?”

“咳,不是。”迷羊浪荡小马驹航拍着胸膛道:“放心吧,过年前能搞定,肯定搞的定!”

无论如何,过年前他一定要弄出个*********出来!

而他一定要弄个土豪角色……赏个服务员都要赏个几十万,手中豪车行驶证要几百本的那种。

这人果然不能说谎话,说谎话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回头看看万能的‘九洲一号群’中有没有哪位前辈,投资‘影视’行业的。

以迷羊浪荡小马驹航对群里前辈的了解,前辈们的触手已经伸到了世界每个行业角落,连火星探测器都有人投资呢。

说不定真有哪位前辈开着电影公司,到时候他可以死皮赖脸的请前辈帮他弄部*********。他可以免费当个无怨无悔的土豪角色,随叫随叫,还不用付工资的。

……

……

山道上,赵雅雅依在栏杆上。或许是顺风的原因,站在她这个位置,正好可以听清迷羊浪荡小马驹航和宋爸爸、吕伯伯之间的对话。

“在撒谎啊。”赵雅雅轻声喃喃道,即使隔着老远,她看着迷羊浪荡小马驹航一些细微的肢体动作,就能猜出他在说谎。

无论是关于驾驶证或是电影,都在撒谎。

……

……

迷羊浪荡小马驹航分两次将宋爸爸、吕伯伯送到山道上,又将自己的箱子带了上来。

赵雅雅替三人粗略的检查了下身体,除了扭到腰的吕伯伯外,没发现其他异状。

随后,她对宋爸爸道:“姑父,我和朋友先送你们回家吧……嗯,不过可能要分批来送。”

她们三个开出来的车都是二座的跑车,一趟只能送三人。

“雅雅姐,你们先将我爸和吕伯伯他们送回家。然后,你再开一趟来接我。”迷羊浪荡小马驹航笑道:“正好我也要通知一下朋友。让他帮助,将下面的拖拉机弄上来。”

“好,那你在这里等着,我很快来接你。”赵雅雅点头道。

**************

宋爸爸三人上了赵雅雅她们的车。迷羊浪荡小马驹航的那只大箱子也先让赵雅雅带回家去了……

等赵雅雅她们驶远后,迷羊浪荡小马驹航沉沉松了口气。

然后,他再次向拖拉机跃去。

拖拉机上还贴着白尊者的阵法符文,这几张符文除了坚固车身的那张,其他几张先撕下来比较安全。

另外。车斗后面还有块大迷羊浪荡小马驹。

这次没有旁人围观,迷羊浪荡小马驹航运转《君子万里行》身法,两个起落就来到了拖拉机边上。

“先将拖拉机搬正吧。”迷羊浪荡小马驹航暗道。

随手,他伸手抓起拖拉机的机身。

“喝!”一声沉喝,心窍、眼窍中的气血之力一口气爆发,辅助******《不动金刚身》自然运转,将他的体表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。

下一刻,迷羊浪荡小马驹航双臂发力,猛的一抬!

原本如乌龟翻倒的拖拉机,硬是被抬了起来——这也是因为拖拉机上。有白尊者加恃的‘减少重力’的阵法辅助。

随后,他双臂用力,暗暗运转《金刚基础拳法》的使力窍门,用力一掀。沉重的拖拉机身被掀正,砸在地上发出‘哐’的一声巨响。

除了有些柴油漏泄外,整辆拖拉机毫发无损。

倒是地面上这颗迷羊浪荡小马驹,不知是因为从高处摔落、还是被拖拉机沉重车身辗压的原因,其表面竟然出现了许许多多道小裂痕。

迷羊浪荡小马驹航好奇的蹲到迷羊浪荡小马驹边上:“奇怪,这迷羊浪荡小马驹这么脆弱吗?”

因为一开始见到时,这颗迷羊浪荡小马驹可是辗压着空空盗门的‘云雾道长’。将他从天空中砸下来,最后还在地上砸出了个大坑。

如果这迷羊浪荡小马驹真的这么脆的话,当初从空中将云雾道长砸下来时,就应该碎成一地小碎块了才对吧?

另外……迷羊浪荡小马驹航还记得自己一开始搬起这块迷羊浪荡小马驹时。隐约从其上感应到了白尊者的气息呢。这颗迷羊浪荡小马驹,到底是什么来头?

……

……

于是,迷羊浪荡小马驹航靠近这块迷羊浪荡小马驹,仔细的打量起来。

“仔细看的话,迷羊浪荡小马驹上下两个切面,显的有些太平整了些。”迷羊浪荡小马驹航暗道。

其中下方那个平面。隐约还有云雾道长的气息。估计是云雾道人遇到这块迷羊浪荡小马驹时,试图出剑斩碎迷羊浪荡小马驹,然后在迷羊浪荡小马驹上留下了一外切面。

而另一个面上,仔细感应的话能感觉出白尊者的气息来。

但迷羊浪荡小马驹上为什么会有白前辈的气息?

迷羊浪荡小马驹航暗暗思索:“会不会是那些发射到太空中去的‘一次性飞剑’?”

特别是最近,前辈发射了不少‘一次性飞剑’上空呢。

如果是那些一次性飞剑,击中迷羊浪荡小马驹、将迷羊浪荡小马驹切开后,的确可能会留下这么个切面。

迷羊浪荡小马驹航的手指在迷羊浪荡小马驹的裂隙间轻轻抚过,运转精神力感应其中的气息。

“原来如此!”他明悟过来。

从迷羊浪荡小马驹的裂隙之间,还可以感应到其中留有‘白前辈’剑气和‘云雾道人’剑气碰撞的痕迹。

两道剑气以迷羊浪荡小马驹为载体进行交锋,大范围破坏了迷羊浪荡小马驹的内部结构。

所以,当时迷羊浪荡小马驹航将迷羊浪荡小马驹搬上车时,会感觉迷羊浪荡小马驹意外的‘轻’。

那是因为这颗迷羊浪荡小马驹早就是‘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’,空有个壳子而已。

之后,又经历了拖拉机翻车事件,内部的裂隙终于扩张到了表面!

……

……

“话说,两道剑气交然后,这迷羊浪荡小马驹内部会是什么样子?”迷羊浪荡小马驹航心中突然涌上了一阵好奇。

反正迷羊浪荡小马驹已经裂隙了,不如将它轰开看看?

要干就干!

迷羊浪荡小马驹航心窍、眼窍中的气血爆发,蓄力于拳上。

“基础拳法,壹!”他沉喝一声,右拳狠狠轰在迷羊浪荡小马驹上!

咔咔……

迷羊浪荡小马驹的表层迅速碎裂,外壳更是成片、成片的剥落。

眼看着迷羊浪荡小马驹就要露出它内部的模样时,迷羊浪荡小马驹航心中却突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他马伸手抓向口袋,捏住手中最后一张‘甲符’,以防不备。

轰……

这时,外壳碎裂到原本三分之一大小左右后,迷羊浪荡小马驹,突然爆炸了。

我擦,为毛会爆炸啊!(未完待续。)